1. 互动游戏网
  2. >
  3. 早会小游戏
  4. >
  5. 早会小故事
  6. >

那些年,那些事

姥爷走后的这几年,我多次想写点什么以表达我对他的,但每每这么想,接着自己又遏制了这个念头,因为我怕泪水又会像泉涌般滑落。

记得上学时经常会碰到一些诸如描述你最尊敬的人,对你影响最深的人,记你和谁的二三事等作文题目,而那时我却不知道该写谁,只能编造一个人物。然而到后来,我却很知道我要写的是谁。

姥爷是他兄弟姊妹中的大哥,又身强体壮,所以早早就担负起了养家的担子,在挣工分的年代,他当过全村的生产队长,在吃不上饭的那几年,他带着大姨闯过关东。姥爷没有进过校门一天,但他认识的字不比我少,全是靠他自学。姥爷很聪明,什么都会干,像是木工活、修理家里各种物件、修自行车等等,我上学时骑得那几辆自行车不知被姥爷修理过多少次,因为总有调皮捣蛋的男生打我自行车的主意。姥爷身材高大,身体也相当好,因为在我印象中从没见他吃过什么药。姥爷性格很直爽,对人很热情,不大的眼睛经常笑成一条缝。

从我记事起,我整天就和他在一起,他到哪我到哪,不是坐在他的凤凰牌大轮自行车上,就是跟在他屁股后面。遇到不认识我的人,人家总是会问姥爷说:”看孩子呢,是孙女吧!“姥爷马上回应说:”是外甥女。“ 小小的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以为我是孙女。甚至还有人会说:”看孙子呢?“,姥爷还是会不慌不忙地说:”外甥女“。其实也不怪人家这么说,那时的我黑乎乎的,头发短短的,特像一个小男孩。

我对童年的所有印象都是在姥爷家的那个院子里。我儿时的记忆里总有一只大花猫,那时候觉得花猫是很大的,因为我个子小嘛。冬天的时候,我经常会让花猫给我暖被窝,想来我对猫狗的喜爱也是从那时就有的吧。这些年,花猫换了一代又一代,姥爷一年年变老,最后的那只花猫在姥爷走后在老家守了好几年后,就不见了。

我喜欢和姥爷在一起,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爱夸我,应该说他爱夸孩子。他夸我的功力绝对值得我竖起大拇指。只要亲戚们来看他,只要有人来找他玩,他总会不失时机地夸我几句。”看吧,这是小vv写的字,很好吧!?“,”小vv唱歌可好听了“,”咿呀,小vv穿上这衣服多好看吧!“。姥爷每次夸我时的表情总是眉眼上翘、嘴角上扬,很得意的样子,总能让我感觉我是他的全部希望和骄傲。虽然有时候姥爷夸我的话言过其实了,但也总能让我感觉他只是在表达他真实的想法。比如有一次姥爷夸奖我说:“我看就你现在的英语水平比你的那些大学老师都好呢。”那是在我通过了一个WwW.bJJmlc.cn英语考试后说的。有一次姥爷的一个老朋友又来找他玩,他们在屋里聊天,无非就是聊八路军、国民党、要么就是聊周围发生的新鲜事。我对这些话题自然是不感兴趣的,我就自己在院子里玩,玩了一会烦了,就往屋里走,还没等走到屋门口,听到姥爷说:”小vv很有才的,学什么一学就会,唱歌也好,如果她生在FY(我小舅)、LM(我大姨)家里,好好培养的话是很有前途的。“我听了这话,心头一热。是的,我家的家境在姥爷的四个子女当中是最不好的。小时候我在妈妈这边的亲戚们中间总会有些自卑,在他们面前,我就像个哑巴,只有在学校里,我才会完全打开我的话匣子。

小时候的我也确实值得姥爷夸奖。小学时期的我,可绝对是老师的得意门生。每次考试我不是第一就是第二,学校的黑板报都是我写,因为我字写得好,我还担任文艺委员,因为我歌唱得好。那时我最喜欢上音乐课,课上老师会让我教同学们唱歌,因为我总是第一个学会唱的。音乐课总能把我小小的虚荣心填得满满的。每年年终时,我总能把各种名堂的奖状领回家,像是什么学习优胜者、三好学生、优秀班干部、文艺活动积极分子等。五年级时我还担任大队长。我还曾因为老师对我太好,而故意躲避老师,因为老师对我的好引起了其他几个女同学的嫉妒,她们就故意找我的茬。

我小时候,姥爷家里只有一台很小的黑白电视机,它经常会图像不清晰或发出吱吱的响声。所以,经常在吃过晚饭后,姥爷就问我:“咱再去谁家看电视去吧?”“好啊,好啊!“他便领着我,拿着我的小板凳,再拿上手电筒,往别人家走去。我记得那时候在别人家看过三国演义。姥爷总是把小板凳放在他的两腿之间,让我坐下来,随后姥爷就开始津津有味地看起来,但我只是看看里面人物的模样和动作,不一会我就犯困睡着了。姥爷总是背起睡着的我,拿上我的小板凳,打开手电筒,一老一小往家走。

我特别想讲讲在我看来最有趣,最能体现姥爷的可爱之处的一件事。我小时候,不喜欢洗头和洗澡。四五岁时,头上就长了虱子。因为疼,姥爷每次用那种竹子制的篦子给我刮虱子我都很不愿意。于是聪明的姥爷就想出了一个能让我乐意忍受疼的办法,他说:“这样吧,我买你的虱子吧。我每次用篦子给你刮下一个虱子,就给你五分钱,你看怎么样?”我听完想了一下:“既然能挣钱,我就忍着这点疼吧!”于是便很痛快地答应了姥爷的提议。但我补充说:“但是你每刮下一个就要给我看一下,我要数着数。”可爱又诚实的姥爷果然每每刮下一个虱子,就拿给我看一下,“你看,又拿了一个,你自己数着点。”就这样,在我四五岁时,我就通过卖虱子从姥爷那赚了我的第一桶金,但我却没把这钱用到好处,我全用它买了五分钱一块的泡泡糖。那段时间,我嘴里天天都在嚼泡泡糖。这件事一度成为妈妈和姥姥津津乐道的事。

小时候的我是孩子头,总喜欢把比我稍小一点的小伙伴们喊到家里,自己扮小老师,给他们讲课。姥爷总是会很支持地给我准备好一块黑板和几只粉笔,任由我发挥。甚至有时候,没有小伙伴来听我讲课,我也会自己对着黑板讲,假装有人在听,有时还会穿上妈妈的高跟鞋,学我某个老师的样子。

大约在我十来岁时的一个夏天,一天,姥爷带着我和表弟在姨妈家附近的一个大池塘玩,我和表弟坐在池塘边上,我穿着那双姥爷给我买的牛皮拖鞋,还不时地前后摆动双脚,结果,没摆动多久,一只鞋就扑通掉到池塘里了。我当时没敢和在一旁的姥爷说,但不一会儿他就发现我一只脚上没有鞋。姥爷没说什么,就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了,然后就看不见了。我和表弟慌张了起来,我开始喊:“姥爷!姥爷!你快上来啊!”不一会儿,姥爷就拿着那只倒霉的拖鞋,游了上来,说:”可算是找到了!“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姥爷会游泳,而且水性还不错。


原文标题:那些年,那些事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jjmlc.cn/zhxgs/14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