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互动游戏网
  2. >
  3. 早会小游戏
  4. >
  5. 早会小故事
  6. >

保卫敌酋大岛浩

仇人相见
  
  1944年初春,大上海依旧是春寒料峭。在一间堂屋里,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正怒对着报纸。报纸上登着一张巨幅照片,上面是个西装革履的日本人,下方有文字说明:“大日本帝国驻德大使大岛浩来沪!”
  
  这汉子乃是中共特科领导的锄奸队队长,名叫曾健,至于大岛浩,一提起来曾健就要咬碎钢牙。就在十多年前,曾健在日本京都大学留学,秘密在学校组织了一个地下党组织,不但有中国留学生参加,还有不少日籍正义之士。可不知怎么的,当时还是同校生的大岛浩闻到了气味,偷偷跑到警视厅告了密。于是大部分人被捕,曾健事先得到笠原慧子的通报,才侥幸得以逃脱的。
  
  看来这个大岛浩一路官运亨通,都混成驻德大使了,如今还敢大摇大摆来到上海!曾健想到这里,不由就打定主意,我这个锄奸队长,这一回就锄你这个奸!不过他可没敢擅自行动,而是先向自己的上级王先生作了汇报。
  
  王先生的公开身份是一家杂货铺的掌柜,可巧这两天外出收账,所以曾健迟迟得不到批复。可就在第二天早上,曾健得到队员的密报,说大岛浩今天中午将乘车去日本宪兵部,会路过霞飞路后面的一条弄堂。曾健这个高兴,他清楚地知道,这条弄堂偏僻狭窄,行人也少,正是刺杀的好地方。他急匆匆又去找王先生,可王先生还没回来,曾健暗道机不可失啊,反正大岛浩这样的大坏蛋死一百遍都不多,自己就是擅自杀了他,估计也没什么事!
  
  就这样,曾健带了几个队员就来到霞飞路的弄堂里。曾健是神枪手,自然由他出马,别人都是在外面策应。不多时,大岛浩的车队就过来了,前面是两辆车的日本兵,再后面就是大岛浩的小轿车。轿车刚刚驶到一个路口,蒙着脸的曾健忽然骑着自行车从岔路闯出来,手提驳壳枪冲到车窗前,对着大岛浩就要搂火。可是忽然就是一愣,原来他看到车里有个日本女人,正趴在大岛浩身体前挡子弹!这个女人他还认识,正是当初救自己脱险的笠原慧子。
  
  这是怎么回事?他清楚记得当年的笠原慧子还是自己那个地下组织的一员,现在怎么会誓死保护大岛浩?眼看四下里的日本人都端枪围上来,他想也只有牺牲笠原慧子了,正要开枪,忽然边上一个人冲出来抱住他,低声说:“王先生急令,不得下手!”
  
  这个人是锄奸队原先驻守队部的一个队员,既然王先生下令,那么行动只好取消了。曾健一抖手向日本兵射出一排子弹,然后凭借对街道的熟悉,和队友很快消失了。
  
  特殊任务
  
  在锄奸队的秘密队部,王先生正等在里面。一见曾健的面,他就严厉批评了曾健擅自行动。曾健还不服,说:“大岛浩是敌方大人物,没命令也该杀,眼看就一枪了事了,为什么不让我下手?”
  
  王先生看看四下,然后悄悄对他说:“关于这个大岛浩,上面发来电报,不但不让我们下手刺杀,还要严加保护!”什么?曾健一听差点跳起来,难道说这位驻德大使也是我们秘密战线上的人?或者是身在曹营心在汉?王先生微笑着说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只是这个人关系重大,中央交待,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的安全。对了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,我们接到一条情报,军统的人将在www.bjjmlc.cn后天的宴会上行刺大岛浩,你的任务是,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,混入宴会保护他的安全。”
  
  接到这个特殊任务,曾健有点哭笑不得,中午还要刺杀这位大岛浩,下午又要充当他的保镖了。不过军令如山,他只好伪造了一张宴会的邀请函,然后扮作一个商界成功人士,进了宴会厅。
  
  这场宴会是送别宴,宴后第二天大岛浩就要起程前往德国。由于他身份不低,还是德国元首希特勒的密友,所以来赴宴的非贵即富。也是出于这层原因,门口的宪兵都不敢大肆搜身,使得曾健顺利带进去一把小勃朗宁手枪。他怕被人看出马脚,就悄悄躲在一个角落里,佯装喝酒,同时注意观察着大岛浩周围。
  
  此时大岛浩神气十足,不停地和宾客们打着招呼。笠原慧子在旁边陪着,也是笑靥如花。可是曾健双目如电,早已看出有个小个子男人很可疑,正在慢慢接近大岛浩,估计就是军统的刺客了。这个男人手上没有烟,却摸出个打火机来,喷火口正对着大岛浩。曾健一看就知道,这是要下手杀人了,虽然他是一百个不愿意,可命令当前,他还是拔枪击中了这人的手腕。
  
  枪声一响,门外的大批日本兵就冲了进来,先逮捕了那个小个子男人,然后开始盘问起曾健来。曾健暗道这下糟了,邀请函是伪造的,自己的身份更是不可见人。就在这时,笠原慧子说话了:“这位先生是我从上海当地请的保镖,否则只有你们这帮饭桶的话,还不出大事!”日本兵们一听,都面红耳赤,只好推着小个子男人往外走。想不到这个男人临出门还冲曾健喊起来:“你也是中国人,为什么要给日本人当狗?”说得曾健心里老大不舒服。
  
  又见慧子
  
  出了变故,宴会自然就办不下去了,大岛浩看样子很器重笠原慧子,不但毫不怀疑曾健的身份,还吩咐笠原慧子重重酬谢他。由于当年在日本两人没照过面,刺杀的时候又是蒙面,所以大岛浩没认出曾健来。
  
  笠原慧子带曾健来到大岛浩的驻地,一个戒备森严的宾馆。两人走进其中一个房间,这是笠原慧子的办公室兼卧室。门一关,笠原慧子就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:“曾健君,别来无恙?”
  
  曾健闻听吓了一跳,噌地拔出手枪,问:“你认出我了?那为什么还要救我出来?”笠原慧子笑笑:“我不但认出你了,还知道你的任务,就是保护大岛浩!”
  
  随着她慢慢讲述,曾健才明白过来。原来这位笠原慧子当年身份没有暴露,也就没有被抓,但是和组织失去了联系。后来机缘巧合,竟和苏联远东间谍机构搭上关系,成了一名红色间谍。之后她奉命打入大岛浩身边,成了他的机要秘书。“大岛浩是万万不能死的,一定要保证他的德国之行。这是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需要,不妨告诉你,这一决定是美苏两国商议的结果,又用电报通知了国民党和中共,可见有多么重要。那天街头刺杀时我就认出你了,想必你突然收手,就是接到上级命令了吧。现在你又来保护他,不用说也是奉命而为。但我想不通的是,为什么军统会派人来暗算?”
  
  曾健想了想,说:“凭我对军统的了解,他们内部派系众多,利益纠葛,也许有其他想法也说不定。不过,能否放出这个军统刺客呢?我看他还是条汉子,又是国共合作期间,可我却打了他一枪,不要因此影响双方关系。”
  
  笠原慧子摇摇头:“我只是个机要秘书,是无法下令放他的,不过我可以给你一张特别通行证,你自己想办法救他出来吧。”
  
  曾健拿上通行证,又回去找了套日军中佐的军装穿上,然后晚上大摇大摆到了关押那个军统特务的监狱。特别通行证一向是日军高级军官用的,所以没费什么劲就见到了这个特务。在牢房门口,曾健看到只有一个日军看守,就使个鹰爪锁喉,一下子结果了他,然后打开牢门,让军统特务也穿上这个日军的军服,好跟自己混出去。
  
 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监狱,曾健就让这个军统特务赶紧走,想不到这位竟喋喋不休起来:“多谢这位大哥相救,请问,您是哪一部分的?”曾健有些不耐烦:“你别问了,反正咱们不是敌人。”特务还不罢休:“既然不是敌人,那你为什么还要救大岛浩?我任务完不成,会受到戴将军的惩治的。”
  
  此话一落耳,曾健就知道坏了,因为军统内部从不叫戴笠是戴将军,而是“戴老板”。他惊问一声:“你不是军统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这人一见身份败露,竟然嘿嘿一笑:“我是大日本帝国特高科的特工,你把枪放下!”说着话从暗处呼啦啦拥出七八个便衣,把曾健团团围住!
  
  谍影重重
  
  眼见七八条枪顶住自己,曾健毫不慌乱,慢慢把手里的枪扔到地上,然后问:“你是日本特工?可你怎么会冒充军统刺杀大岛浩?”
  
  这位特高科特工认为曾健已成了瓮中之鳖,说话就没了顾忌: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们电讯处破译了一段国民政府发给军统的密电,说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大岛浩,因此怀疑他有问题,可是调查一番后,大岛浩不但历史清白,还是德国元首的密友,使我们怀疑是不是破译错了。可就在前天,有人在弄堂行刺大岛浩,明明要得手又临时变卦,好像又能证明密电是对的。所以我们决定来个引蛇出洞,放出风声假扮军统行刺,看谁出来阻止就调查谁。可你在宴会厅开枪后,笠原慧子说你是她请的保镖,我们只好暂时放弃。不过现在你自投罗网,连笠原慧子也脱不了关系!”
  
  原来如此,曾健不由暗骂自己疏忽大意,中了日本特务的圈套。不过他可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,就在特务们一拥而上想绑他的时候,他忽然从腰间抽出一条软鞭,出其不意抽倒两个,然后从缺口处一跃上了墙头,在枪声中跳了下去,身后只留下特务们的一片咒骂。
  
  逃出重围,曾健气也不喘一口,直接朝笠原慧子的办公室那里跑。他知道日本特务很快就会逮捕笠原慧子的,他要提前一步通知她撤离。
  
  靠着对地形的熟悉,曾健终于赶在了日本特务们前面,凭特别通行证进了她的办公室。此时笠原慧子还没有睡下,曾健急匆匆讲明原委,要她赶紧走,想不到笠原慧子说:“我要是走了,大岛浩一定会受到日本军方的怀疑,就难以到达德国了。他不是我们的人,但是这里面干系重大,有的话我也不方便跟你说。你们中国话里面,有种间谍叫‘死奸’,就让我用生命来保证他的德国之行吧。”
  
  曾健明白特工的纪律,知道不该说的再问也没用,她既然拿定主意,再劝也不会改变,于是只好向笠原慧子郑重敬了个军礼,然后忍痛而别。
  
  两天后,他得到内线的情报:当特高课特务们抓捕笠原慧子时,她持枪劫持了大岛浩,结果被当场击毙,大岛浩也受了点伤,不过没有大碍。
  
  又过了一天,报纸上登出消息:驻德大使大岛浩先生由沪启程,前往德国,据悉,此行的目的是受邀和德国元首一同视察西线战事。
  
  如此真相
  
  1946年1月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开庭。当审判到大岛浩时,美国的马歇尔将军幽默地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大岛浩先生是盟军最好的通信使者,他在和希特勒视察完诺曼底防线后,把每一处德军阵地的情况都写下来发电报给日本军部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他使用的外交密码很早就被我们破译了,我们是故意促成他的视察的。可以说,他直接促成了我们诺曼底登陆的胜利。”
  
  这一消息又被登在上海的报纸上,报纸经由王先生的手,传到了曾健手里。直到此刻,他们才彻底明白了保护大岛浩的奥妙所在。粗看起来,这只能算是日本人的一个“偶然”疏忽,其实只有他们才知道,这一“偶然”的形成,内里流了多少秘密战线的先驱们的血。


原文标题:保卫敌酋大岛浩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jjmlc.cn/zhxgs/2174.html